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昨天,朱一龙因普门品为释出的时尚杂志封面,久违冲上了热搜。

他的杂志表现力,让我想到了四个字——落拓雅痞。

既有着一眼万年的深情,更有少年特有的青葱懵懂,居老师的厉害之处在于,你完全无法给他定任何标签,他的可塑性极强。




不知不觉,居老师已经红了两年了。

回首2018年夏天,很多部流量剧糊了,很多用心演出的剧爆了。

其中就有《镇魂》——即使没看过,也一定听过“镇魂女孩C位出道”、“巍巍”、“居老师”。




随着《镇魂》热播,居老师商务资源也迅速飞升,连续解锁《时尚芭莎》《ELLE MEN》杂志等高质量时尚刊羯磨杵物,品牌方面则揽获了水溶C100代言、KFC产品推广等。

继《镇魂》庆功宴之后,拍摄《男人风金刚利菩萨尚》封面、出席青春芒果夜等,也多次合作高奢品牌Louis Vuitton。




《镇魂》播出前,书粉几乎没有人看好他,断言“没人能演出我心中的沈巍”、“朱一龙能演好我叫他爸爸”。

播出后,不仅书粉集体沦陷,更是吸引了无数的路人进了坑。

剧中,他一人分饰三角:沈巍教授、黑袍使、鬼面夜尊——这样的面瘫人设,最考验眼神戏。

朱一龙被称为“眼技派”。他的每个眼神,都在演着原著。

沈巍的一身正气温文尔雅、斩魂使的不怒自威、夜尊的邪魅狂狷,都诠释得淋漓尽致。







有网友形僧伽难提尊者容他:连卧蚕都在演戏。

朱一龙花了大量时间精力揣摩人物性格,自己主动加了不少细节,从角色性格出发演活了沈巍。

吃饭前领带要塞到衬衫里,出门扣子永远扣到最后一颗。




还有极具记忆点的——沈教授经常在双臂上绑的两圈袖箍,这也是居老师自己要求加的配饰。







有人形容:这部戏每一秒,居老师都在认真告诉所有人:我是看了原著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他在进组前熟读了原著,有多熟呢?剧本台词和原著台词的一字之差,他都能脱口而出。




观众选择市场,《镇魂》的爆红,是观众对朱一龙与白宇演技的肯定。

但是,爆红也一定伴随着争议。

当《镇魂》的角色光环褪去,朱一龙还能红多久呢?

十二丹玛女神





朱一龙的性格温吞,在娱乐圈10年,才靠着一部耽改剧火了。

但这10年,他积累了足够深厚的底子,将演员的基本素养打磨扎实。

2010年从北京电影学院科班毕业的朱一龙,演过配角,演过丑角,甚至演过野人“毛猴”——很多科班出身的演员嗤之以鼻的角色,他都愿意去尝试,为了打磨自己的演技。




他自评不是天才,不会因为“爱惜羽毛”就一直不去尝试新的角色,他认为,演员是需要实践的。

《家宴》里调皮捣蛋的冯豆子,《情定三生》里黑化病娇的迟瑞,《芈月传》跨度半生的嬴稷……

有的人演什么都是自婆苏盘豆尊者己,朱一龙演什么就是什么。

拍《新边城浪子》时,取景地在沙漠,大西北的紫外线极强,长时间暴露在这样强烈的光照下,导致居老师的脖子鼻梁都严重晒伤,再加上武打戏的跌打滚爬,他全身灌满了沙子,要洗澡好几遍才能洗干净。




2018年,流量+大IP加持的项目纷纷失灵,观众再不会被流量欺骗,充满诚意的演员和作品才能感动人。

从《红海行动》到《药神》,从《镇魂》到《延禧攻略》......没有流量,只有对演员这门事业充满尊重的演员,他们的价值逐渐被观众发现接纳。

三十而立的朱一龙,无疑正是其中一名幸运儿。

但我们同时也要看到,他们走红背后经历了多少年的沉浮、准备和等待。

每个演舍利塔员都经历过“被动”的阶段,朱一龙也是花了10年,从查无此人到了有了姓名。

他可以坦荡地在采访中说出:“过去所有的角色都不算黑历史,我不会想要删除他们。”

因为他给自己的定位就是演员。







居老师平时难得的空余时间,会自己看书和充电,喜欢看《基督山伯爵》《愤怒的公牛》类严肃题材,国内导演最喜欢姜文。

他说:“这些年除了拍戏基本没有个人生活”。

看他《镇魂》后的一系列作品:《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许你浮生若梦》《我的真朋友》《夏梦狂诗曲》《亲爱的自己》......也能知道他自评“这些年除了拍戏基本地藏经没有个人生活”,不是空穴来风。

他在采访中说,自己不是一眼能记住的类型,粉丝更多迷企罗大将的是喜欢他的角色,那他只能创造更多好角色回报粉丝。

据说今年暑假定档的《盗墓笔记重启》,也算是给了观众一颗定心丸——这版吴邪,选角思路够有想象力,但却不是毫无说服力的“唯流量论”。

吴邪是贯穿《盗墓笔记》系列的男主角,10年的年龄跨度,让这版吴邪选角的要求更为苛刻:

20岁的吴邪,难选,因为要符合南派三叔笔下的“俊美、面如冠玉”。

30多岁的吴邪,更难选,因为这个时期,吴邪经历了“邪帝”的劫后重生,外貌上既有着10多年风霜岁月留下的残酷印记、但又不是纯粹的“肌肉沧桑硬汉”,心境和眼宫毗罗大将神里既有机关算尽的老辣狠绝但又有初心不变的单纯温柔。

“少年气”和“城府感”,天真,放荡,文雅,粗鲁……矛盾对立,糅杂共存。

而这些,朱一龙恰恰是完美契合的。

朱一龙是武汉人,刚好有着南方人的纤细与斯文,又因为常年健身习惯,脱下衣服有刚刚好的肌肉——所谓“形似”。

《盗墓笔记》原著里,对吴邪最常描述的是他的眼睛——虽然历经沧桑,但仍然“天真无邪”。

相信他演绎的10年后的吴邪,一定可以突破我们的想象,带来惊喜。

不浮躁、谦逊有礼、愿意潜心打磨演技,这样的居老师,我相信他在演艺行业,会诠释出更多角色的生命力。而他,也会在这个行业走得越来越远、越来越扎实。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