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炊烟 inwlxwae

后半夜,一只大猫在寒风里叫起来。漆黑的夜哆哆嗦嗦把猫的叫声塞进我的耳朵,我的耳膜充斥着猫的嚎叫,仿佛一支尖锐的汽笛在耳边拉响。我瑟瑟地缩进冰冷如铁的被窝,犹如一只秋风里凄惶的蝉。我用被子捂住头,只留一点缝隙倾听着外面的动静。被窝里尿臊气味像乌云一样翻滚,一股股如涨潮的海水,此起彼伏。我屏声息气,弓起背,两条腿跪在床铺上,被窝里腾起的空间好像有冷风游荡,我的身体一阵阵抽搐。我问爹,猫叫唤啥呀。爹说猫叫春呢。我又问爹,啥是叫春呀。爹含混不清的训斥我:小孩家家不懂的瞎打听啥。我不敢问了,黑暗中爹一歪头又睡了,呼噜声顷刻间响起,响声如雷。我仿佛看见爹变成了一条鱼,爹在浑浊的水底呼呼喘气,喘一口气吐出一个水泡,水泡接二连三地升到水面然后碎了,涟漪一样四处扩散。爹像鱼吐水泡似的吐出一个又一个呼噜,呼噜声凝聚成在屋里尖啸掠过,撞到墙壁上了。轰鸣,闪电般的光亮一闪即逝,屋里被照得雪亮,爹的脸苍白如纸……的碎片纷纷扬扬落到身上,隔着被子我能感觉到像下了一场冰雹。   

  我像个受惊的兔子蜷曲在被窝里,我睡不着,我听着那只大猫绝望的惨叫。我听见大猫喊:你来呀,你上哪去了?你不要我了?我看见大猫站在墙头上,引颈长鸣,翘首盼望。大猫睁着血红的眼睛,眼球几乎从眼眶里凸出来。那是一只大花猫,身上的花纹色彩斑斓,因为愤怒,它的毛根根直立。它的锐利的爪子最好白癜风医院不停地刨着墙头,墙头被它刨的尘土飞扬,摇摇欲坠。大猫痛楚的叫着,每一声都撕裂我的肺腑。   

  大猫叫声不息,一直持续到天亮。   

  我的心里激起一份好奇,一份迫切的渴望。我要看看那只叫春的大猫!它使我彻夜未眠,我要看看它!看它是怎么叫春的。爹早起来了,正往鑲着一圈白碱的尿桶里哗哗尿尿,尿声犹如一线湍急的流水。暖热的尿臊味扑散开来,我憋着一口气绕过去,绕到大猫叫春的墙头,一条饱满柔软的影子一闪不见了。我知道正是那只大花猫。   

  天亮了,天还是暗的。天地浑浊。   

  隔壁那层薄薄的墙板又响了。是拳头捶在墙板上,嘭嘭嘭单调固执毫无节奏感。爹的脸色一下变得铁青,紧绷着的脸绷得更紧。爹粗重地喘着气,满屋充斥着不均匀的鼻息声,圆睁的眼睛透过一层模糊不清的东西看着那层墙板。墙板微微颤动,似要倒塌过来。爹狠狠地叹口气。墙壁再次嘭嘭嘭地响起来,显得异常烦躁不安。我听见隔壁的爷爷嗓子眼很响的咕了一声,沙哑地喊起来,声音苍老凄凉:俺的儿,你不管你爹了?你爹难受啊,喘不过气来快憋死了。哎哟哎俺要死了,要升天了,儿呀,你爹要升天了,哈哈哈……爷爷虚弱地干笑几声,紧接着是一阵疾风骤雨般的咳嗽。爹的脸胀得猪肝一样红,两条粗壮的大腿不停地哆嗦。爹扶着墙壁走进爷爷的屋里。爷爷的屋里还是一片黑暗,又潮,散发着一股腐烂的气味。脏兮兮的被子窝在那张一动弹就吱呀乱叫的竹床上,暖烘烘的气味令人窒息。爹憋着脸走过去,爷爷斜倚在枕头上,干瘦的双脚兀自不停地踢踏着被子。奶奶毫无生息地缩在竹床的另一头,干瘪的脸看不清一点儿眉目。奶奶瘦骨嶙峋的双臂把爷爷蹬过去的被子拥在怀里。爷爷每蹬崴一下,竹床都要像老鼠一样吱扭哼一声。爷爷更加恼怒,用耷拉床下的一只手抓住床沿边立着的拐杖,一下一下捣起地来。奶奶惊恐不安,奶奶的老眼瞒了一圈混黄的眼屎,奶奶不知所措地看着爷爷。爹过去护住奶奶,腾出一只手来把爷爷的拐杖抓进掌心,另一只手抱起奶奶把奶奶塞进一把老式太师椅上。爷爷狂躁愤怒。爹转身又抱住爷爷,爷爷凌弱的身体保持着原来的姿态,在半空划了一个弧,笨拙地坐进另一把老式太师椅上。   

     

     

  二婶风风火火的跑进来,两只小脚一颠一颠,手不停地划动像要飞起来似的。她的嘴角往外吐白辽宁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沫——边走边急急的嚷:大哥,大哥,俺家的牛疯了。娘啊,吓死人了。二婶手拍着心窝对爹说。她拉起爹的手就往外走,爹紧绷着脸如临大敌,神情严肃的像一尊泥神。   

  一头黄牛在二婶的院子里左冲北京中科高效抗白个性施术右突,晾晒在木板上的玉米被牛践踏的到处都是,金黄的玉米粒遍布院里每个角落。一只刚刚养出蛋的芦花鸡颤抖着趴在鸡窝里,惊慌地看着满院奔跑的黄牛。它忘了鸣叫,忘了对主人炫耀养出蛋的功劳,一双黑豆般的眼睛骨碌碌地翻动,两只翅膀本能地撑起来,时刻准备逃离危险的境地。鸡窝是在麦秸垛下掏出的一个洞,鸡潜伏在里面探头探脑,看见牛端着两个坚硬的牛角冲过来,又急忙把头深深地缩进去。那个刚养出的蛋隐藏在毛茸茸的大腿下,暖烘烘的热量传导到身上,让它感觉到一丝安慰。这一丝安慰并没持续多长时间,黄牛就低着头撩开四蹄撞向麦秸垛,牛角像两把刺刀深深扎进麦秸垛里。黄牛使劲往前一拱,小山包一样的麦秸垛就轰然倒塌了。芦花鸡惊叫着拍打着翅膀,扑棱棱从牛肚子下面飞走。那枚蛋噗的一声碎了,蜡黄的粘稠蛋白带着浓重的甜腥味,像一朵小黄花在瞬间绽放。那只凶猛的大黑狗面对着崩溃的黄牛,平日的嚣张气焰顿时化为乌有,像哑巴了一样再也叫不出声来。大黑狗远远地躲开黄牛,直到黄牛冲到跟前,才如梦惊醒般夸张地惊叫一声,夹着长长的尾巴逃跑了。   

  二婶信赖地望着爹,爹的目光穿过两腿纤细的二叔盯在黄牛身上,久久不动,脸上闪现狐疑的神色。一根大腿粗的牛桩齐腰折断露出新鲜的断茬。。缰绳也被挣断了,黄牛的脖子上拖着一截缰绳,粗如拇指,僵硬似铁。二婶问爹咋办,爹横一眼打着寒噤的二叔。你说!爹的声音如洪钟嗡嗡响。俺依你。二婶毫不掩饰惊慌,二叔加着小心凑过来递给爹一根烟,爹果断地挡回去。俺依你。二婶说。   

  爹迎着牛冲上去,双手突然牢牢抓住牛角,用力抵住牛的冲撞。牛呲牙咧嘴,一对牛眼瞪住爹。爹奋力劈开两条粗壮的大腿,威风凛凛叉开身体。爹的上身逐渐往前倾斜,牛的脑袋在一点点耷拉。爹的脸色由清白变成紫红,脖子上的青筋暴突,好像随时都要跳出来一般。爹就像凶神一样与黄牛搏斗。   

  豆——腐——   

  从村外飘来一声悠扬短促的叫声,粗哑的嗓子向上翘起,双唇已经闭合,余音还在缭绕。慢悠太原专业白癜风医院悠的,似乎穿过空旷的田野,穿过茂密的树林,正缓缓地向村里流过来。   

     

北京白癜风     

  不知谁家的柴火垛着火了。火苗先是痛苦地扭曲,一阵痉挛过后,像泼了汽油似的腾地一下窜到房顶。柴火垛
返回列表